快捷搜索:

女子借到手30万元 却签下400万元欠条

戴女士疑似蒙受套路贷,借得手的钱仅30万元,却签下了400万元的欠条,实际还款多达160多万元。昨天上午,“债主”赵某涉嫌欺骗罪在房山法院受审。庭审中,赵某否认欺骗罪的指控,他觉得自己和戴女士之间是正常的借贷关系,而检方的证据显示,戴女士蒙受的套路让人“晕头转向”。那么,都有哪些套路呢?

套路1

借钱30万元

却签100万元的条约

检方指控,2017年8月4日,戴女士在他人居间先容下,向赵某借钱30万元,月息3%。赵某要求戴女士按照“行规”与其签订了金额为100万元的借钱条约并公证。

借钱30万元为何要签100万元的条约呢?庭审上,42岁的赵某称,是由于戴女士一开始要借100万元,做完公证,戴女士又改口只借30万元,“从新做公证还得再费钱。”

检方当庭出示的戴女士的证言显示,赵某曾要挟她,假如不还这30万元,到时就到法院按照100万元起诉自己,这便是“行规”。

越日,为了制造100万元借钱本金的银行流水,在银行柜台,赵某从其账户向戴女士账户转账100万元。戴女士当即取现85万元,给了赵某70万元后,又以当月利息、包管金和下户费等名义再给赵某10万元。一番折腾之后,加上账户里的15万元,戴女士实际得款仅20万元。

之后被告人赵某以利息、罚息等名义要求戴女士还款,截至2017年12月,戴女士还款26.603万元。

套路2

无力还款

把餐厅让渡给借钱人

在戴女士无力了偿赵某钱款的环境下,赵某向戴女士提出,将自己承租的位于房山区某处的餐厅让渡给戴女士,让她经营用来还钱,饭铺让渡费60万元。庭审中,赵某说这个饭铺正常经营,不赚也不赔。

戴女士无力支付饭铺让渡费,于是,赵某将张某某(另案处置惩罚)先容给戴女士,让戴女士向张某某乞贷。

戴女士向张某某借钱92万元,按照“行规”,戴女士与张某某签订了300万元的借钱条约。

同样,为了制造借钱300万元本金的银行流水,在三家银行,张某某以资金走账的要领,将100万元从自己账户转到戴女士账户,掏出后再转,轮回三次。

检方称,这100万元中有70万元来自赵某。“张某某是我的同伙,70万元切实着实是我借他的,然则戴女士和张某某之间的借贷关系,和我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第三次转账后,戴女士把100万元取现,给了赵某60万元饭铺让渡费、2.5万元罚息,给了张某某首月利息18.4万元,戴女士实际得款仅10万余元。

因戴女士未交房钱房主将饭铺收回,并给予戴女士饭铺设备补偿费10万元,但这10万元被张某某以戴女士欠自己钱款为由,要求房主直接支付给了自己。

套路3

起诉还款

申请查封借钱人房产

2018年1月24日,戴女士向张某某还款13万元。因戴女士无力了偿欠款,2018年2月,张某某带人住进戴女士家中,要求戴女士还钱并与戴女士签订房屋租赁条约。

2018年3月15日,赵某向房山法院起诉,哀求法院判令戴女士及其丈夫张某了偿借钱本金100万元及利息。

实际只借了30万元,为何还要以100万元起诉?面对法官的问题,赵某称,“我手里没有30万的欠条啊,我盘算开庭的时刻,和法官阐明实情。”

根据赵某的申请,2018年3月21日,法院对戴女士、丈夫张某名下的房产进行家当保全。房山法院裁定查封戴女士、丈夫张某名下的房屋一套。2018年4月13日,开庭之前,张某某借钱30万元给戴女士,戴女士将该30万元还给赵某,赵某撤诉。

检方称,截至今朝,戴女士从赵某处借钱时实际得款20万元,已向赵某累计还款119.103万元。戴女士从张某某处借钱时实际得款仅10万余元,已向张某某累计还款41.4万元。别的,2018年7月,经执法剖断,戴女士被诊断为双向障碍,评定为限定夷易近事行径能力。本案未当庭宣判。

本报记者 张宇

责任编辑:向勤如(EN006)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